虚拟运营商实名制猫腻:用他人身份证批量绑卡

虚拟运营商实名制猫腻:用他人身份证批量绑卡

虚拟运营商实名制猫腻:用他人身份证批量绑卡

  徐玉玉案致虚拟运营商陷舆论危机

  在公安部发布A级通缉令后,引发广泛关注的山东临沂考生徐玉玉被骗猝死案的6名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网,目前该案正在审理过程中。与以往不同的是,在这起典型的电信诈骗案中,涉案的手机号码是经过实名登记的。

  8月26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官方微博透露,山东省临沂市一女生(徐玉玉)被骗学费后死亡事件发生后,工信部立刻开展核查工作,已查实涉案号码之一属远特(北京)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另一涉案号码属中国联通,两个涉案号码均登记了用户实名信息。

远特通信技术有限公司总裁 王磊:这个手机号码呢,是在2016年的3月,在远特登记激活的,那它登记激活的时候呢,做了实名制登记,那他的身份证信息呢,也是按照我们系统的规定,也和这个相关的这个身份证验证系统,做了二次检验。现在呢,这个身份证,这个号码的,它的购买渠道,它的激活渠道,它的所有的使用记录,登记激活信息,全部封存了,提交给了警方。

  远特通信技术有限公司总裁 王磊:这个手机号码呢,是在2016年的3月,在远特登记激活的,那它登记激活的时候呢,做了实名制登记,那他的身份证信息呢,也是按照我们系统的规定,也和这个相关的这个身份证验证系统,做了二次检验。现在呢,这个身份证,这个号码的,它的购买渠道,它的激活渠道,它的所有的使用记录,登记激活信息,全部封存了,提交给了警方。

  王磊表示,由于目前正在配合司法机关调查,无法透露更多信息。据了解,由远特公司发售的这个涉案手机号以171开头,170、171号段是专门为虚拟运营商准备的号段。远特通信是第二批拿到工信部发放的试点牌照的虚拟运营商。从2014年开始经营虚拟运营商业务,目前已经有350万用户。

  近年来,由于监管措施不到位,手机实名制登记落实不力,170、171已成为诈骗电话的热门号段。这起案件更是让已经被贴上诈骗电话标签的虚拟运营商再次陷入舆论危机。

  虚拟运营商 通信行业的“鲶鱼”

  引入虚拟运营商最初是为了打破垄断,给电信联通移动三家独大的电信市场注入活力。主管部门希望,以民营企业为主体的虚拟运营商能够像鲶鱼一样搅动电信行业,冲击现有的竞争格局和通信服务价格体系。2013年底,虚拟运营商正式登场。

  虚拟运营商也叫“移动通信转售”,他们没有自己的网络,通过租用移动电信联通的通信网,从三大基础运营商批发语音流量、短信等服务重新包装成自有品牌销售给用户。2013年5月,工信部正式发布了移动业务通信转售业务方案。为鼓励引导民间资本进入电信市场,工信部规定申请虚拟运营商牌照的主体必须是民营企业,从2013年底首批牌照发放以来,共有42家民营企业分5批获得了虚拟运营商试点牌照。

  工信部统计显示,目前虚拟运营商已经发展3500万用户,在移动通信市场的渗透率达到2.7%。工信部此前公布的虚拟运营商试点期是截止到2015年12月31日,但到目前为止,何时发放正式商用牌照,42家虚拟运营商能否全部转正都还是未知数。

  业内人士揭秘“养卡”内幕

  虚拟运营商两年试点期已满,却迟迟不能转正。其中最主要的制约因素就是实名制执行不到位引发的电信诈骗问题。就在徐玉玉案案发前一个月,工信部网络安全管理局专门对虚拟运营商新入网电话用户实名登记工作进行了暗访,并对虚拟运营商在网用户实名登记信息合规率进行了数据抽测。

  在工信部网站8月5日公布的对虚拟运营商实名制落实情况抽查暗访的结果中,远特通讯在网用户实名登记信息合规率为95.95%,符合工信部曾经提出的“确保在2016年12月31日前全部电话用户实名率达到95%以上”的要求。在同批抽查的8家虚拟运营商中,只有一家企业的实名登记合格率不达标,但这家企业的用户实名登记率也超过了90%。单从这个调查结果看,实名制貌似执行的还不错。然而,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大部分参与电信诈骗的170、171手机号都能找到实名信息,但这些所谓的“实名登记”号码其实在出售前就已经实名绑定了一个身份证,只是登记的这个信息不一定就是实际使用人,这在行内俗称“养卡”。
央视揭虚拟运营商实名制猫腻:经销商冒用他人身份证批量绑卡

  原虚拟运营商从业人员 唐先生:虚拟运营商自营这一块大家做的应该都是比较OK的。但是在他营(经销商)这一块,就可能会存在监管不到位,或者说管理不是很规范这样的一个状态。每一个销售网点他们都会有一些用户的信息,那么这些信息被同时征集上去以后,他们会在开卡的这样一个系统里边,统一地为用户进行开卡的这么一个动作……用户其实他本身自己是不知情的,在这样的一个状态下完成了一个开卡的动作。然后把已经开放过的一些号码放到各个分销门店去。

  “养卡”又叫“假激活”,那么这些提前给待售的电话卡进行身份认证的真实身份证信息又是从何而来的呢?唐先生告诉记者,按规定一个身份证最多能办5个手机号。而大多数用户都只会办理使用一个手机号,那么这个真实用户的身份证就可以被悄悄地用来“实名登记”4个170或171的手机号。但是如果这张卡长时间不打电话或者上网的话,也很容易被基础运营商或监管部门发现而被停机销号。因此还需要模拟一些消费行为来“养”。

  原虚拟运营商从业人员 唐先生:虚拟运营商也好,基础运营商也好,他只能通过卡的一个实际的消费行为来去分析一个用户到底是真实用户还是非真实用户。如果模拟的状态相对比较完善的话,他有可能发现不了,因为这些东西都是由限定的这么一个行为来判断这个用户的。

  另一位不愿公开身份的虚拟运营商从业者也向记者证实了这种操作手法。他告诉记者,移动电信联通对虚拟运营商有发展用户的指标考核和排名,如果发展不好将影响虚拟运营商从基础电信运营商那里拿到更多更好的号码资源,这就导致了虚拟运营商在竞争过程中会默许甚至放任经销商的违规“养卡”行为。

  虚拟运营商业内人士 张先生:用户的激活率如果达不到基础运营商规定的一个标准的话,那么就是虚拟运营商是拿不到这个卡的。他(虚拟运营商)为了拿到更多的码号资源,拿到更多的一些这种开通(城市)的这种指标的话,他就去以一种假激活的方式,然后去套取一些这种资源。

  赔本赚吆喝 虚拟运营商举步维艰

  急于扩大业务规模、实名登记管理落实不彻底,是170、171号段乱象频出的根本原因。对此,工信部表示,实名制落实情况将成为虚拟运营商申请牌照“一票否决项”。

  工信部在给记者的书面采访回复中表示,将进一步加大对虚拟运营商的监督管理力度,并将把实名制落实情况作为虚拟运营商申请扩大经营范围、增加码号资源、发放正式经营许可证的一票否决项。对违反实名制规定的虚拟运营商,将严肃处理,绝不姑息。在其整改落实到位前,一律不予通过其业务准入、码号核配、扩大经营范围等相关审批;情节严重的要求相应基础电信企业暂停启用已核配的码号资源;对于整改不力、屡次违规的将依法坚决查处,直至取消其相关资质。对于主管部门的最后通牒,虚拟运营商纷纷表示坚决拥护。
分享通信总裁 蒋志祥:像这种骗子这种东西……我们自己也是恨之入骨……因为他是在套利,首先他买一个我促销的套餐,用了一个月两个月他就扔掉了,我的成本贴补进去了,但实际上收获的什么?又挨了骂名,又挣不到钱,还赔钱,就得不偿失。

  分享通信总裁 蒋志祥:像这种骗子这种东西……我们自己也是恨之入骨……因为他是在套利,首先他买一个我促销的套餐,用了一个月两个月他就扔掉了,我的成本贴补进去了,但实际上收获的什么?又挨了骂名,又挣不到钱,还赔钱,就得不偿失。

  中麦通信副总裁 宋宏生:当前做线上业务的这些个虚商,普遍都采用了用户手持身份证上传照片的这种要求。但是我们这种除了用户手持身份证照片以外,还增加了用户手持身份证加SIM卡的一个上传。有SIM卡对应的序列号,这样几个信息结合,就可以保证做到用户、证件和代开通号码完全一致,这个流程现在已经投入应用了。

  这两位虚拟运营商负责人同时表示,目前虚拟运营商处于发展初期,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家实现全面盈利。大规模实施实名制要投入大量的技术设备和人力物力。仅各营业网点二代身份证识别系统的投入就高达几千万,这对一直赔本赚吆喝的虚拟运营商来说是也是一笔不小的成本。

  通信世界网总编辑 刘启诚:对虚拟运营商要投入一些大的成本,包括人力成本,包括社会的这种社会渠道成本,包括一些设备投入的成本,去做好这个实名认证。必须要保证这个用户的信息资料,完整真实有效的这个,那么对这个虚拟运营商的挑战也是不小。他的这个真实有效的整个发展用户数,可能会受到一些减缓。

  打击电信诈骗任重道远

  据了解,工信部通知要求各基础电信企业要确保在2016年12月31日前,本企业全部电话用户实名率达到95%以上,2017年6月30日前全部电话用户实现实名登记,而始终不进行补登的用户将被强制停机。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政策研究所所长 鲁春丛:从长远看……170,171这个电信诈骗重灾区的现象有望缓解……一个是转售企业(虚拟运营商)度过了这个起步期,它自身也会加强这个规范的管理,另一方面呢,工信部实名制监管力度的加大,监管要求落实更具严格……这两种力量的作用下,我希望这个重灾区的现象,得到缓解,也希望这个转售企业,在自律规范发展的基础上呢,再进一步地努力,然后来扭转这个形象。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政策研究所所长 鲁春丛:从长远看……170,171这个电信诈骗重灾区的现象有望缓解……一个是转售企业(虚拟运营商)度过了这个起步期,它自身也会加强这个规范的管理,另一方面呢,工信部实名制监管力度的加大,监管要求落实更具严格……这两种力量的作用下,我希望这个重灾区的现象,得到缓解,也希望这个转售企业,在自律规范发展的基础上呢,再进一步地努力,然后来扭转这个形象。

  专家指出,手机实名制是打击电信诈骗的重要手段。但从这个案子也可以看出,不能把彻底消除电信诈骗的希望全部寄托在实名制上。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 朱巍:我觉得现在通过这一系列事件来看的话,真正涉及到电信诈骗的端口是应当前置,应当不要总想到亡羊补牢的问题,不要想到事后处罚的问题。更多应该把预防性措施往前放,要做到未雨绸缪,用这种技术上的手段和法律上的手段去堵住公民信息泄露的这个口。

  朱巍表示,目前对电信诈骗案的处置往往是抓到了骗子,对其用诈骗罪量刑。在很多情况下,忽视了密切相关的非法获取公民信息和售卖公民信息这部分犯罪。而且相对于欧盟等国家,我国对于侵害公民个人信息罪的量刑和立案标准也很低。只有把实名制和打击侵害个人信息犯罪结合才能有效遏制电信诈骗。

  (本文原标题为《虚拟运营商实名制猫腻:经销商冒用他人身份证批量绑卡》)